美国总统拜登政府周三(4月28日)公布的1.8万亿美元10年期计划将加大联邦政府对美国家庭的支持,同时大幅增加在儿童保育、带薪休假和教育方面的支出。美国国会在过去14个月通过了三份疫情纾困方案,向经济注入资金近5万亿美元。就算这些提案会有删减,人们也越发意识到美国政治正发生巨大变化,这种变化有望结束过去40年多数时间里主导华盛顿的小政府理念。

拜登新计划向富人开刀、三次方案昭示“大政府”回归.jpg

“美国家庭计划”都包含什么

美国总统拜登政府周三公布的1.8万亿美元10年期计划将加大联邦政府对美国家庭的支持,拜登周三晚间向国会联席会议发表演讲过程中将着力宣传的“美国家庭计划”,其部分资金来自对最富有美国人加税1.5万亿美元。这些提议在国会仍面临重大变化,共和党人势必反对加税,民主党人则有自己的优先事项。

虽然计划雄心勃勃,但拜登却忽略了竞选承诺中的一些重要事项,并且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解决高税收州民主党人希望取消的州和地方税扣除额上限。该计划的关键要素包含:

所得税

拜登呼吁将收入最高的1%人群的最高个人所得税税率提高至39.6%。白宫在关于该计划的情况说明中表示:“年收入在40万美元或以下的人纳税不会增加。”不过,该文件未说明这个数字是对否对单身人士和已婚夫妇同样适用。

拜登会将收入在100万美元以上的人的资本利得税从20%提高到39.6%,占纳税人的0.3%或大约50万个家庭,这将使该税率与最高边际所得税率相等。然后,再加上3.8%的欧巴马医改税,这意味着最富有的人将为已实现的投资回报缴纳43.4%的联邦税。加上州税之后,投资回报很可能需要纳税超过50%。

该计划还将结束长期以来对遗产的资本利得税减免,即所谓的“计税基础提升”。“计税基础提升”使继承人可以在将所继承的遗产卖出时按照继承时的资产市场价值而不是实际购买价格作为成本基础。

附带权益;房地产

拜登的计划将消除私人股权投资基金和对冲基金经理用来降低其纳税的附带权益纳税优惠。当前的政策允许基金经理将一部分收入归类为税率较低的资本利得,因此被批评人士称为是一项税收漏洞。拜登政府还将取消房地产投资者出售一项物业并购买一项更高价格物业时的房产税减免。

国税局审计

拜登计划增加对国税局的拨款从而强化对高收入人士的审计,此举可能会增加税收收入7000亿美元。拜登还提出要求银行报告帐户资金流动的信息,以便来自投资和企业利润的收入像工资一样报告给国税局。

儿童税收抵免

拜登提议将儿童税收抵免的增强版本延长到2025年。在3月份大流行病纾困计划中,2021年儿童税收抵免有所提高,6岁以下儿童税收抵免额为3600美元,6岁及以上儿童为3000美元。国会民主党人正在推动拜登将这一改变永久化。

拜登的计划包括2250亿美元资金来帮助低收入家庭支付育儿费用,向儿童保育供应商提供资金以及将儿童保育人员的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拜登还提议将儿童保育费用的税收抵免永久化。

失业保险系统

该计划指定将20亿美元用于失业保险系统现代化。该系统在大流行病导致失业率飙升期间遭受了欺诈和技术方面的挑战。拜登并未像某些民主党人所要求的那样要求自动延长失业救济金,但他承诺与国会合作,根据经济状况自动延长失业福利。

医疗及教育福利

拜登将创建一项2250亿美元的全国性带薪家庭假和病假计划。该计划投入2000亿美元,扩大自己购买医疗保险的家庭的税收抵免,平均而言每人每月可节省50美元。根据拜登的提议,将永久扩大针对工资低于贫困线的无子女工人的收入所得税抵免。该计划将拨款2000亿美元,为所有三岁和四岁儿童提供免费学前教育。该计划将提供1090亿美元,用于为学生提供两年免学费的社区大学教育,并向佩尔助学金项目(PellGrants)投资850亿美元,以帮助学生争取四年制学位。在拜登的计划中,有450亿美元用于改善学校就餐计划的营养状况,并在暑假期间为学前班至12年纪的学生提供食物。

明显忽略

该计划没有提及提高10000美元的州和地方税扣除额。超过20位众议院民主党人表示,必须提高纳税扣除额才会支持拜登的经济议程。该提议也没有包括扩大遗产税,这是长期以来民主党的优先事项,也是拜登的竞选承诺之一。

拜登经济计划显示美国政策理念发生重大转变

里根减税和减少政府作用的理念四十年前开始扎根,在2017年随着特朗普减税政策的推出而发展到顶峰。现在,拜登正踏上一条截然相反的经济政策之路。

美国国会在过去14个月通过了三份疫情纾困方案,向经济注入资金近5万亿美元。根据拜登周三公布的最新计划,他将争取进一步推出1.8万亿美元、针对教育、育儿、带薪休假和病假等诸多领域的政府支出和税收福利提案。除此之外,他还在上月提出了2.25万亿美元涉及基础设施、家庭医疗保健及其它支出的提案。这些庞大支出计划将依靠对企业和富人加税来实现。

整体而言,这一切措施都旨在提高生产力,扩大劳动力群体,并更公平地分配美国经济利益。对于这种政策的利弊,左派和右派经济学家抱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况且,鉴于民主党在国会的席位优势极其微弱而共和党坚决反对,拜登提案有多少能获得国会通过尚不确定。

不过,就算这些提案会有删减,人们也越发意识到美国政治正发生巨大变化,这种变化有望结束过去40年多数时间里主导华盛顿的小政府理念。

布鲁金斯学会经济学家和高级研究员WilliamGale谈到这种理念的转变时表示:“我认为这并不夸张,人们意识到,供应侧变革并没有带来期望的结果。”Gale称,因此,辩论公共政策时可讨论的范围都发生了变化,包括税收和支出规模。

自由派观点

所谓“供应侧”是指1980年代里根执政期间流行的经济政治理念。提倡者认为,减少税收和缩小政府作用将刺激更多私人投资,更有效地分配资本,并产生更大幅度的经济增长,这将使所有人受益。

自由派和保守派倾向于从不同角度来评估结果。前者采用国内生产总值(GDP)年增速,美国GDP自1991年以来平均年增速为2.3%,自2001年以来平均为1.7%。而在战后以大政府与高税收为特征的1950到1970年代,平均增速为4%。自由派由此认为,减税和减少社会福利支出,是令人不安的经济不平等现象出现,以及忽视基础设施、教育和其它公共物品建设的原因之一。

在这种背景下,拜登表示新冠疫情对低收入群体的冲击格外大,加剧了长期以来不断恶化的经济和社会问题。拜登及其幕僚称,他的胜选以及近期民调都证明美国人支持他的做法。蒙茅斯大学周一发布的民调显示,对拜登基础设施计划的支持率达68%,64%的人表示支持包含育儿、教育和医疗保健规定的大规模支出计划,例如周三宣布的“美国家庭计划”。民调还显示,近三分之二受访者支持对公司和年收入超过40万美元的个人提高税收,用于拜登支出方案。

保守派观点

保守派方面,很多人意识到需要投资和改革基础设施与教育,但他们反对减税导致经济减速的说法。BerenbergCapitalMarkets首席美国和亚洲经济学家MickeyLevy表示:比较同一时期内不同国家的表现更具启发性。

他指出,美国经济增速一直高于长期以来实施大政府和高税收政策的西欧国家。实际上,自1992年以来,欧元区GDP年增速平均为1.3%,而美国为2.4%。Levy称:“加税不会也不曾损害经济的观点是错误的。提高资本利得税可能改变富裕家庭的投资方式,并对股票估值和企业行为产生连锁反应。就公司而言,部分税收上调可能会导致利润下降,但其中很大一部分将通过就业减少或工资下降冲击到就业者。”

尽管如此,Levy也相信政治立场正在发生变化:“里根减少支出和降低税收的改革是一次重大理念转变。而最近发生的事情,无疑是在朝着政府规模更大,作用更大的方向急剧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