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似乎对金融市场出现泡沫的迹象保持警惕,尽管他们仍在推进经济刺激措施,让市场情绪高涨。

耶伦上周在接受CNBC电视采访时表示,“可能有一些行业我们应该非常谨慎。”

这番言论是在美联储1月26日至27日政策会议的会议记录公布后的一天发表的,会议人员认为金融稳定的风险是值得注意的。

政策制定者面临着进退两难的困境。虽然他们认识到,极端宽松的经济政策可能会助长金融过度行为,但他们认为,受大流行病破坏的经济已陷入深渊,需要大量帮助。

两者最近都提出,在考虑了那些已经退出劳动力市场或非自愿从事兼职工作的人之后,真实的失业率接近10%,而官方数据为6.3%。

更让他们为难的是,与许多其他国家相比,美国防范资产泡沫和过度杠杆的监管工具更少。

耶伦周一再次表示支持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 1.9万亿美元的财政援助计划。她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一次网络研讨会上表示,需要这些支出来防止疫情给经济带来长期创伤。鲍威尔预计将在周二向参议院银行委员会(Senate Banking Committee)作证时重申他对超宽松货币政策的承诺。

尽管股市周一因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而回落,但标准普尔500指数仍在纪录高位附近交易,较去年3月触及的低点上涨了75%左右。本月早些时候,风险最高的公司债券收益率跌破4%。即使在周一大跌之后,加密货币比特币今年仍大幅上涨。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前主任Douglas Holtz-Eakin表示,如果国会通过拜登的援助计划,资产价格可能会得到进一步提振。该计划包括向许多美国人提供1,400美元的刺激资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官员Tobias Adrian和Fabio Natalucci在1月27日的一篇博文中描述了这种情况:“投资者押注于持续的政策支持,一种自满情绪似乎正在渗透市场。”

他们警告说,金融市场可能会因长期利率持续上升而出现破坏经济稳定的暴跌,这种风险正在上升。

收益率上升

这样的提价可能已经准备就绪。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周一在1.35%左右,高于本月初的1.07%,原因是市场预期通胀将上升,经济将走强。彭博经济(Bloomberg Economics)上周将2021年美国经济增长预期从3.5%上调至4.6%,并表示,如果拜登的经济刺激计划得以实施,这一数字可能会升至6%-7%。

鲍威尔过去曾指出过资产价格过高和其他金融脆弱性可能对经济构成的危险。

2007年,正是房地产市场泡沫的破裂导致美国经济陷入了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以来最严重的衰退。2001年,正是科技股的暴跌导致了经济衰退,尽管以历史标准来看,这是一场温和的衰退。

耶伦在《纽约时报》的网络研讨会上说,大银行现在的状况比十多年前金融危机时要好得多。鲍威尔也反复强调这一点。

两位政策制定者还认为,最近资产价格居高不下,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利率持续处于低位。

虽然这毫无疑问是正确的,但廉价信贷也会诱使投资者承担更多的杠杆和风险,以提高回报,将价格推高至最终不可持续的水平。

“很难说”

美联储前副主席布林德(Alan Blinder)表示,"这使得很难说什么是资产泡沫,什么是基本面,因为它们都指向同一个方向。"

当耶伦担任美联储主席时,她坚持认为抵御金融稳定风险的第一道防线应该是更严格的监管,通过使用所谓的宏观审慎工具,而不是通过提高借贷成本和利率。

这正是IMF官员阿德里安(Adrian)和纳塔鲁奇(Natalucci)所支持的处方。他们认为,现在不是政策制定者撤回对仍在抗击Covid-19的经济体的支持的时候。相反,官员们应该致力于通过加强对银行和其它金融机构的监管来维护金融稳定。

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教授布林德(Blinder)说,问题在于美联储没有多少宏观审慎工具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举例来说,与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不同的是,如果担心房地产市场出现泡沫,它不能命令银行要求购房者在发放抵押贷款时支付更多的首付作为抵押。

鲍威尔最近试图把这种缺陷变成一种美德。他认为,政策制定者往往错误地把握了实施此类限制的时机。他还谈到了美国在整个经济周期中实行严格监管的模式,认为这是一个可行的替代方案。

作为财政部长,同时也是政府金融稳定监督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Oversight Council)主席,耶伦将有机会加强美国对过度金融投机和金融杠杆的防御。

前白宫首席经济学家格伦·哈伯德(Glenn Hubbard) 2月18日在税收政策中心(Tax Policy Center)的网络研讨会上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会鼓励她思考”金融体系的漏洞在哪里。

这位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教授补充说:“我不认为危机即将到来。”但是,如果你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利率维持在非常低的水平,你就需要当心泡沫(froth)。